披风秃头赛高

后宫无数的单身狗。
帅比,帅比,帅比
正室是埼玉老师
妻妾成群,大概有一组六胞胎辣么多
嗯(x
脑洞大,但文笔画力极弱
看上去是痴汉其实根本不会污
智商捉急的体校生
总是在开坑也不填,现在被苏联反坑协会通缉中
写出的东西都是黑的
画出的东西都是甜的
不要对我抱任何期待
嗯(x

IB松

很混乱的玩意
小段子

ooc不可避免
但确信这次一定不会严重ooc
最多中度ooc(不对x

好久没动笔了……
试着画出来吧……虽然电脑坏了…
别报期待

无cp,只有智障长男、天使卡拉和十四、老妈子秋啰、变态一松和腹黑小椴
如果非说的话大概色松(还是有的啊!

—————————————————————————

IB———oso
Garry—kara
Mary—jyushi
总监—choro
幕后—ichi
摄影—todo
ps:别问我后面几个是什么卵玩意

以下可能偏kara多,我是kara推是一个原因,而另一个原因是我喜欢Garry【划掉】
—————————————————————————


无个性的女雕像不断靠近,没有时间去考虑它没有了脑袋是怎么准确跟上自己的,oso在走廊中左绕右绕,渐渐的烦躁了起来。
oso停下脚步,直面红衣服的雕像,一动不动地,冷冷的看着对方一点点接近。他缓缓伸出一只手,是要硬拼吗?是要战斗吗?
那只手好死不死揉在了一个柔软的地方……
在无言的杀气中,oso沉思了一下,露出了死而无憾的表情,手不断的挪动着……
“S〇X……”
【GAME OVER】
……
……
“长男你个智障。”




这里有张嘴。
张着大口的烈焰红唇。
性感饱满的嘴唇喊着“好饿,好饿”
oso仅仅花了0.1秒就想出了办法……
……
他脱了裤子。
“S〇X……
“不要再来了!你个智障!!!!”





“呐……不来和我玩吗?”
kara脚步不停,无视着令人浑身不舒服的鬼娃娃。
“………为什么无视我呢?”
kara稍微顿了一下,一咬牙,加快了脚步。
“为什么?好寂寞……”
kara盯着鬼娃娃,却是挪不开脚步了…
……
……
……
“所以说你为什么把所有的道具都抱过来?”恶人脸的总监看了看恢复到未布置前状态的舞台。他努力想找出埋在底下的kara,却很快放弃了。
“因为…………很可怜啊!我这样充满爱的男人怎么可以丢下这些dolls不管!”满脸正直的脸被掩埋在鬼娃娃之中。

todo:“……同病相怜呢~kara尼桑”




kara进到房间里已经很久了,choro基本知道这会是一个BE结局。
算着时间差不多了,他决定将里面本该崩溃掉的kara救出来……


但是谁来告诉我!!
为什么他们家的次男非但没有一边抱头痛哭一边在地上打滚(自以为)
而是和一群一看就画风鬼畜的娃娃们在喝下午茶!!而且还有是身为neet的六子本吃不起的高级玩意!?
……
……
这算什么?
……
鬼娃娃的报恩?
choro表示羡慕嫉妒恨。




因为鬼娃娃的不称职于是临时换了后勤ichi。
嗯…光是阴暗这一点就很符合这个角色,虽然这幅兴致缺缺的样子真让人不爽……
时间差不多了。
kara那种运气一定逃不出来的(因为钥匙被jyushi意外吃掉了呢【划掉】)

总之
本来信心满满的choro一进门就看到不好的东西了。

什么都不想说,只想静静也别问他静静是谁。还有快点从浑身发抖的哥哥身上滚下来啊阴暗四男!




“所以说……你到底要干什么?”安抚好哭唧唧的次男,
choro非常郁闷的看着ichi,“还能不能好了!”

“诶……不是你说把他弄崩溃的吗?”

“是怎么说来着……那你在干嘛?”

“肏到崩溃……”

“你走。”




后勤ichi被choro赶下去了。于是鬼娃娃这个重要的角色只能由Totti来做了。
坚决的否决了将鬼娃娃换成小兔子装的todo稍微闹了一下别扭,不过也总算是妥协了。
他信誓旦旦的说绝对没有问题,而choro表示怀疑。
kara进去没几分钟就发出来的杀猪般的惨叫声令他惊喜不已。
有好好完成呢!Totti!(也为可怜的二哥想想啦!
好奇的推开一道门缝,只见一束蓝光照亮了本来阴森的小房间。常识人的全身都隐隐作痛。
抵御住那一束痛光,看见的是kara那条可怕的裤子……
正在被撕成一块一块的,
而它的主人则在地上哀嚎着。
“to……Totti手下留情!那是限量版来着……啊啊啊啊啊!”
“谁管你啊!”
“啊啊啊啊啊!”
choro最终还是关上门杜绝了这残忍的一幕。



干得漂亮啊,todo!我对你刮目相看了!(不对x



“诶?oso尼桑!这个!这个可不可以把外面的藤蔓割掉!?这样kara尼桑就能过来了诶!”jyushi挥舞着手里的球棒。
oso笑着查找这别的道具。“不可能的啦~再怎么说外面的藤蔓可是石头的呢,一个木质的球棒是不行的呢~”
oso回过头想告诉jyushi『那种又痛又废的中二次男干脆就让他呆在那里成为木乃伊好了』但却看见了墙上的一个巨大窟窿。
kara:“诶?jyushi?”
juyshi:“走吧!尼桑!”
kara:“哦……”



“为什么……十四松也只是想要朋友而已…”jyushi看着眼前的身影,轻轻的说着。
jyushi一步步靠近着,两个人就向后退着,硬生生被逼在了画像前面。
“事到如今,只能烧了这幅画……烧掉…”



“抱歉我们做不到!!”
“不…这不怪你们…”
“这是一般人都不可能做到的呢。”
“嗯嗯。十四松哥哥那么可爱,可以下得去手的不是冷血动物就高税缴纳者!”
jyushi拿着一本道具用的书,是一本关于棒球的指南,实际上那些书除了长男提供的小黄书、痛男提供的时代周刊之外就都是关于棒球的杂志了:“尼桑!!来打棒球吧!”
“让哥哥大人来和你一起打棒球!”
“哼……真没办法呢,就勉为其难的放下对世人的眼光而只盯着我心爱的弟弟一整……
“闭嘴,臭松”
“诶?”
“嘛……今天也收获了很多好照片呢~发到推上就又涨粉了吧~~”
……



“等一下!?那么美术馆怎么办!?”







懒得继续了……

嗯,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开脑洞了

私设如山

你来打我


无ooc
全是ooccccccc和woc




———————————————————————

全员找到工作的设定
不可思议?我也这样觉得。
但是这是官方给的梗我不用觉得对不起自己
所以不要害怕的看下去



oso:警~察。在警~察局缺人的时候从赌马场抓来了小偷,然后被强行招工,刚开始的时候自然是拒绝的,但是有工资,而且弟弟们背着他都找到了工作很不服气,所以就加了特技…不对,就在警局做事了。工资一般,但是有外快(私藏赃物。顺便一提oso抓回来的犯人全都(被打的)半死不活的)



kara:黑手党。不知道为什么很合适干这个。自认很合适自己心中的寂静与孤独,平时就是黑市物品交易,偶尔火拼。战力很强所以地位还是很高的。本人也很自豪(虚荣),因而收了很多小弟。打架时容易放水。工资忽高忽低,不固定。(一直没告诉兄弟自己的工作,怕oso为难,但其实根本没人问他,就算问了也会是(寂静十孤独))



choro:经纪人。因为改变了形象的偶像豆豆子意外的反响好,便继续担任着经纪人。因为与豆豆子很亲近(并没有)所以回到家总会感受到强烈的怨气。(主要来源是ichi、oso,不过其实大家怨气都超大的)工资一般,甚至偏低,因为都是豆豆子发的。不过可以靠近豆豆子所以没有怨言,而且经常能带回很多海鲜河鲜。



ichi:黑工厂监察官(?)自认不擅长交际,也没有什么特长,于是选择了以前呆过的黑工厂,只是想着“混混就好了,这样就好”然后没什么干劲的做事,很容易就升了几阶(更加没干劲了)本来并不想工作,是因为不甘心被抛下才工作的。工资不高,本人也没有什么要求,所以也就这样了。并不知道黑工厂的货物流通其实是靠kara



juyshi:情报部门(?)意外的和旗坊非常合得来,于是就在这里工作了,并没有插旗子(但是将旗子当家宝供奉了起来x)说是工作其实只是在玩,工资超级高!超级高!超高!(三遍)对钱没什么概念,旗坊给了一张卡,没事就给juyshi汇钱玩,但是本人并不会用!不会用!不会用!(三遍)大家都以为这只是玩玩不领工资的也没管他



todo:星爸爸员工。想与几个兄弟区分开来于是一直在星爸爸工作。曾经想过换工作,因为这里是有黑历史的地方,但是工资待遇还不错,于是就忍了(主要为了勾搭妹子)。唯一的坏处就是oso三天两头来捣乱,没有之前那么过分,但是还是令Totti心累,偶尔还会有ichi来大肆破坏。反正就是心累。





—————————————————————————



还是觉得他们工作有些不可思议。



救命

图力不够谁来帮我!


下笔就是猴子


虽然很应景但是




























啊,对了

猴年快乐

搬运


侵删


话说这是什么又治愈又可怕的发展

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今天份的日常虐カラ





筋肉松两人都是小天使呢










不过


还是好恐怖!




官方你…
你再圈钱试试看!


再圈钱


我就















全部买下来给你看!





不得不说黑手党超适合kara

为啥呢~~





2P设定

看见了好多2P设定
挑了几个喜欢的改改(不这完全就是自设
可以的话给我提提意见




松野小松—圣人设定
对任何人都非常友好和善
很为弟弟们操心,尽心尽力的做好长男
弟组会来找他谈心
常常阻止空松的行为,
以及负责为轻松善后
试着弥补兄弟间的崩溃
心很累,偶尔会生出想放弃的心态
不过总能坚持下来
(其实在我心里每天会和别人打招呼,总是笑而且不腹黑的就是圣人了)

【1p设定的弟弟表示要换哥哥,oso则表示这特么才不是劳资】



松野空松—自我厌恶设定
会对陌生人(其实除了家人以外都是)露出和善的一面
实际上很冷漠,对于任何事都不在意。
兴致很淡,对什么都不感兴趣(是不是重复了
很厌恶自己的虚伪,厌恶到想抹杀自己的存在
不断尝试自杀,不断被兄弟阻止
所以导致与兄弟关系及其恶劣
随身带着美工刀方便割腕自杀
身上密密麻麻全是伤

【1p设定的兄弟表示需要检讨,kara表示救命bro们为什么用这种看死人的表情看我】



松野轻松——暴君设定
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题
虽然还算聪明但是就是喜欢打架
好斗,而且战斗力可观,基本没有输过
偶尔打架会拉上空松,善后的总是小松
对弟弟们没什么耐心,但其实对弟弟们的事很关注
十四松有些怕他(实际上2P十四松兄组三人都有点怕
在不良和混混间小有名气

【1P设定的兄弟表示还是想要樱桃松,choro表示无力吐槽】



松野一松——寂寞少年设定
很怕寂寞,于是交了很多朋友
因此很会看人,也很会读空气
但是不知为何还是感到很孤独
很依赖兄组,总是默默的看着兄长们的背影追赶
目睹过几次空松自杀
开始发现了大家的变化
努力弥补着兄弟间的裂痕,改变着自己
却发现无力回天
在深夜会很脆弱,一个人默默地哭泣

【1P设定的兄弟表示目瞪口呆,ichi默默把kara拖出去打了一顿(kara表示卧槽)】



松野十四松——胆小懦弱设定
非常胆小的爱哭鬼
最需要担心的人
意外的警戒性很高,生人勿近的那种
有些害怕兄组,特别是对轻松很敬畏
不是很亲近亲人,总是独来独往
话少内向

【1P设定的兄弟表示还是jushi好,jushi表示这是在干啥】



松野椴松——沉默寡言设定
一声不吭,不知道在想什么
其实思考的东西非常深奥,但不知如何表达内心
有些厌烦自己的兄弟,希望可以独立
几乎不说话所以存在感不高
从早到晚都和朋友在一起,
因为是末子所以也没有什么责任
希望日子就这样混过去就好了

【1P设定的哥哥们表示好像没什么区别,Totti表示才不一样他比较可爱】





这什么鬼东西
除了oso和ichi以外基本就是六子黑化的正常戏份吧
我真是个辣鸡


脑洞而已

一カラ?カラ一?
算了无cp微色松好了
不污优雅
这什么玩意我都不知道
只是脑洞不是文




-----------------------------------------


今天真冷
一松缩了缩本来就佝偻的身子,尽力将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面积缩小。
【早知道该多穿点…】试着想象自己还呆在温暖的暖炉边,又被冷风拉回了现实。路灯还是忽明忽暗的,这样的条件正是那些和自己一样的人渣最喜欢的地方了,整天穿梭于小巷间的一松自然明白晚上来到这里不是什么好主意,但是家附近的24h便利商店就只有这么一家。
呵…这样的环境还是很合适我这个不可燃垃圾生存的。
一边想着,一边哈着气,为有些僵硬的双手增加了些温度。

【所以说我为什么要和那个臭松一起来买东西】抱怨着自己差劲的猜拳技术和那个烦人的垃圾松,他开始来回走动,身上的单薄的衣服已经不能够给予他足够的温暖,于是就只好活动一下四肢,就像是十四松一样的,最傻的方法来取暖。

一松已经不想等了,尽管对方才进去那么一点点的时间,但他不想等,就不会再在原地傻站着。他记得这里有一窝白猫,所以想去看看它们,天气那么冷,那么小的孩子能不能挺过去呢?

一松把每一只猫当作朋友,每一只猫也都有这样一个朋友,对此他难得的自豪了一下,比起与人作朋友到不如和动物交友实在。

没有背叛

没有失望

也没有谁会受伤

待一松回过神,他已经站在了深巷之中。微弱的光线再也不能为他照亮,只能勉勉强强的告诉他回去的路。他不打算往回走。下场就是被一群不三不四的残渣团团包围。

【喂!把钱交出来。】

呵,勒索吗?

一松没有任何心思去听对方的碎叨,将全部精力放在找猫和取暖上。

【小子!装聋是吧?!】

【好烦】一松皱起眉头,终于不满的抬眼看了对方一眼。嗯,与别的混混没什么两样。【我没有钱。】

【没钱?谁信!】

【等等!这个家伙是松野家的!】

【松野?】

【就是上次那两个人的家,听说是六胞胎呢。】

【哦?】
带头的人思考了一下,一挑眉,又朝一松看了看,表现出感兴趣的样子,让一松厌恶、但又习以为常的表情。每个人知道我们六胞胎的时候总是表现出这幅模样。无论多么恭维的好听话,也不是因为我们,而是因为上帝给予的“奇迹”——不是因为“我们”是六胞胎而稀奇,而是因为“稀奇的六胞胎”我们。

【你是那个松?】

【人渣松。】

【哈?】

【我和你们一样是人渣、废物、不可燃垃圾。所以不要吝啬就这样叫我吧。】一松认为自己的话语是很平淡的,却不知其中浓浓的挑衅也只有某个温柔的不如去死的家伙可以接受。

【你是在挑战我的极限吗!?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你今天不交出钱就别想走了。】一松数了一下,一共八个人。也不知道巷子里还有没有人了呢?

一松很清楚自己一个人再怎么拼命都打不过八个人,他想着大不了被打一顿而已没什么所谓的,反正自己是也没什么价值。

然后他听见了一个讨厌的声音。

【一松,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your brother我很担心哦!如果是因为我来的太晚了那么sorry,不过我这里有买啤酒,是你喜欢的牌子……诶?】

啧…真是阴魂不散啊,臭松。


end?不可能。
----------------------------------------------------

虽然很不想继续但确实还有一篇。
啧【划掉】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
我在写什么啊。
半夜三更不睡觉就弄了这个出来我也真是辣鸡

脑洞已经被你们扼杀了【法式冷漠】所以说不是很懂你们官方,但你们玩的高兴就好。

不过你们把同人都逼死了要怎么赔






你是要痛装icho还是说要猫化kara


我选择死亡

人设(兄组)

兄组设定,黑化向。
ooc慎入
有点腐?个人认为是清水和黑(这两个别放一起啊!
如果真有cp的话我猜是长兄、速度、色松……等
(别说等啊!另外几组很可怜的啊!话说没想好就别发上来啊
个人觉得空松的设定挺不错的,因为一直抱着一种心态:
越是温柔的人黑化起来越可怕
反之原本就黑的人就会在对比之下成为小天使
那么小天使呢?——————还是小天使…大概
(你有病啊!不要大喘气啦!
好吧我承认我是kara厨。
不为别的,就为了空子打断的两组交~配XDDD
(FFF团啊你!
嗯,大概就是这样的设定。
毫不犹豫的说
一定会
坑的

(在这种时候信心满满?!



——————————————————————


小松:恶魔,虽然是上阶恶魔,但是并不常常露面,被看见过在神圣之地徘徊,因此受到排斥,法力强大,但并不害人,最多也只是恶作剧而已,笑得很开朗,如果不是因为恶魔的特征就像一个邻家的大哥哥一样阳光。有些腹黑。对于空松亲热,称其为【同样的亵渎者】但对方总是用迷茫的目光回应,第一个明白空松内在空荡的人(恶魔)。再认真与他动过手后,空松放弃了对其的追捕(觉得心累)后,反而死皮赖脸的缠上去了。
也经常骚扰湖神轻松,吃了很多次闭门羹,不过也不在乎。内心是个孤独的孩子,其实只是想找一个人说说话,好像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默默背负着什么。总是期待着六个人可以友好相处。
不断寻找着可以与【神圣】接触的方法,因此被一松讽刺,虽然自己也明白希望渺茫,但是对于【兄弟】的渴望压过了一切。
【我等待着那一天。】




空松:名声在外的神父,驱魔能力一流。在外人眼里是一个品位虽然很差,嘴里还喊着很痛的语言,但是一个靠谱的品性高尚的好人。
只有寥寥几人知道,他的内心是空的,就是一个装不满也什么也塞不进的空壳,只是做着别人希望他做的事而已,因此演技非常好,可以以假乱真,但是又说不上有什么不对……
虽然不断的在寻找【填满】空虚的办法,但是却连【欲望】和【目的】都没有。是一具【空壳】。为了满足自己不惜一切代价,也可以违背神法,没有道德观所以也不会忏悔,认为自己的一切做法都是情有可原的。
在恶魔中也有很高的名声,被誉为【空空如也的空松】的驱魔人,真实能力不详,按小松所说是个比恶魔还要可怕的人,因为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还要挂着一脸无辜。
【嗯?脸上笑着,心中却什么都没有?这种人还真是可怕呢】




轻松:湖神。等级不高的神明,但无论怎么说也是神,有着非同寻常的能力,对于自己只能回收一些杂物再送出去的工作十分不满却也并没有表达出来,迫切的希望证明自己。
被凡人称为【宽容而又充满爱的湖中之神】,会给诚实的人带来幸福。其实在他心里认为神和凡人是完全不同的,将弱小的人们视如蝼蚁,却不得不满足他们的愿望,是个被【原则】所诅咒的神,怨气很大,但不会轻易透露。
在某次看见空松的能力后十分惊讶,身为凡人却能如此强大甚至是胜于自己,对其很重视,希望借其来发展自己。久而久之却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后来遇见了恶魔小松,十分厌恶,但碍于他对自己的算计和判断超出了自己的意料,认为这会成为把柄,就没有表现出来,(其实都是空松演技大神无意间透露的,看人这一点空松很厉害,能不能理解就是另一回事)
对于天使们天然的有些好感,但还是将他们与自己划分开来。
【我与你们不同。不谈思想,不谈能力,也不谈品德。单单是我能作为神活着,就已经比你们高太多了。】

深夜福利。
搬运
很合胃口就发上来了。
侵删
好的,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事都与我无关了


无论你是心肌梗塞还是抑郁病发都不是我的错